惠天听书(www.huhkzb.com.cn) 欢迎您!
宋江。
今天我给大家说一段郓城血案,也叫宋江杀惜。说北宋年间,在山
东郓城县出了一件血案,有一个大老爷们杀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
子。那人说了,这杀人的事不新鲜,对杀人的事不新鲜,可这个大老爷
们能杀人太新鲜啦。
谁呀,宋江。宋江有个外号可叫及时雨呀,说这个人助人为乐那是
出了名的,它能杀人,没人信呐。但到底出了什么事了,能让这么一个
大善人去杀害一个弱女子呢?您听我接着往下说。
这宋江是干什么的?公务员。人家是山东郓城县的公务员。到底是
处级还是科级难考证了,反正当时那个职务名字叫做押司。人称宋
押司。那人问这押司是个什么官呢?这押司说是官,其实它就是一
个吏。就是办事的衙役,也就是,现在说吧也就是一个有职称的办
事员。在州和县衙门里都有这么一个职务,这押司干什么的呢?应该就
是负责整理案卷或者是整理一些卷宗呀,总之就是做一些文秘工作的科
员,干事,那么一般呐这一个县衙门里有这么8个押司。在宋江上梁山之
前这宋江担任的就是郓城县的这个押司就这么一个办事员。他们虽然被
士大夫的阶层看不起,但毕竟人家也属于官吏阶层,而且呢,这些人呐
是代表着官府跟老百姓打交道的,因此他们跟百姓接触的机会还比
较多,所以呢,您别看这官小是个吏,但影响可不小。
咱门说这一天,这宋江处理完了手头的工作,信步走出了衙门,他
这么打扮, 他身穿着黑色的长衫,您注意啊就他这个级别那只能穿
黑色,当时是有严格的规定的 。宋江呢,还跟秀才一样,在这个腰里面
系上这么一根长长的这叫做儒绦带,就这么一个带子。脚蹬着靴子;哎
您注意啊,这靴子也不是随便乱穿的,因为普通的老百姓因为为了干活
方便都只能是穿短衫,穿的是高帮鞋,是不能穿靴子的。
这位宋江皮肤不太好,这么一看是又粗又黑。再加上还留着这么三
流胡须,猛一看就以黑不溜秋挺显老。可是您别看这宋江又黑又老,但
是这个人有魅力,说话办事讲义气,尤其是爱帮助人,所以这人朋
友多,名气大。
说怎么形容这位宋押司呢,说是眼如丹凤,闷卧蚕。滴溜溜两耳悬
珠,明皎皎双睛点漆,唇方口正。坐定时浑如虎相,走动时有若狼形。
年及三旬,有养济万人之度量;身躯六尺,怀扫除四海之心机。志气轩
昂,胸襟秀丽。刀笔敢 欺萧相国,是名声不让孟尝君。
这位押司姓宋,名江,字表公明,排行第三,祖居郓城县宋家村人
氏。因为他长的黑,身材又矮,人家就都唤他做黑宋江;这个人孝顺,
为人又是仗义疏财,所以人都惯他做孝义黑三郎。
这个宋江啦,父亲还在,但是母亲早丧,下面有一个兄弟,叫做铁
扇子宋清,他的弟弟呢跟他的父亲宋太公还在村里务农,守着个田园过
上个逍遥自在的生活。
那么宋江他在这个郓城县做押司。这个宋江刀笔精通,吏道纯熟,
更兼爱学习枪棒,学得武艺多般。他的平生呢就一爱好,干什么,结交
江湖上的好汉,但有人来投奔他,也不管人家这身份高啊低啊,没有不
容纳的,都把他留下来。而且不光是留下来,留给住下之后啊,他还终
日抽时间陪着,从来没有烦的时候,说人家要走了您走不能白走,而是
尽力的资助,端的是挥霍,叫做挥金如土。如果有人向他求一 些钱财,
那不待推托的,只要有那是一定要方便人家的,所以是每每是排难
解纷,周全人的性命。比如说他常散一些棺材什么药饵,济人的贫苦,
所以呀,这人在山东河北都很闻名,都给他外号叫做及时雨;都把它
比作天上下的及时雨,说是他能救万物。您说这么一个人他能杀人,这
怪不怪啊,咱门接着往下说。
说这个宋江这一天呀,走出衙门,走出衙门之后,晃了晃脑袋,哎
呀,老趴着写字,这颈椎一直不太好,这个宋江深呼吸了几次,感觉好
多了。宋江听同事说,就他常去喝酒的那个酒馆最近正在搞活动,说买
一赠一,这宋江就准备去看看。说那会也没有的士,这宋江只能溜达着
往前走。宋江走了不过三二十步,忽然就听到背后有人叫她:“押司!
您慢慢走,押司!”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。宋江就站住了,把头转回来
这么一看,不认识。不过这一点都不新鲜。 为什么,宋江号称及时雨,
知名度过高着,常有人家认识他他不认识别人这个情况发生。宋江就怕
人家说他耍大牌,赶紧站住,不但站住而且还面带微笑, 转过身就问:
“女士,有甚么话说?
那么招呼宋江这个女的是谁呢,这个女的叫王婆。
谁,说媒拉纤的媒婆,说那个时候没有婚姻介绍所的,一般这种媒
婆那都是专业的。王婆就把宋江喊住了,他看到宋江止住了脚步,可是
就没对宋江说话,却一转头啊对身后的另一个老婆子就说了:“ 哎呦,
你看您多有缘,您看见没有,那就是做好事的宋押司!”这王婆子还没
容宋江说话,就又指着他带来的女人对宋江说:“押司您不知道,您知
道这一家人从哪来吗,从东京。”
那位就问,您慢点吧,从东京来的?东京来的,这位是日本人啦,
敢情那个时候就有国际友人了要么就有国际的旅游团了。您这位女士不
是日本人吗?东京来的吗,非也。
咱门这所说的东京啊那指的是当时也就是北宋时期的开封,这个开
封历史上叫做东京。这个东京那作为宋朝国都长达168年,历经九代帝
王。东京城周有30余公里,由外城、内城、皇城这么三座城池组成,那
人口达到过150多万,那是一座气势雄伟,规模宏大,富丽辉煌的
都城。接着往下说;
这宋江听说这位女士是由东京来的,就不由得用眼睛打量了一下这位
大城市来的人,现在就想了,你看到底是首都来的,穿的衣服都是今年
的流行款式。这宋江赶紧的很绅士的笑了笑而且点了点头。
就这时候呀,就见这王婆又把这宋江这么一拉,把这脸又贴近宋江
的脸,小声就嘀咕了:“宋押司呀,我跟您说几句悄悄话,您这边来,
来来……,是这样啊,这个女的呀,对,就这东京来的,他有个女儿,
很漂亮喔,年方一十八岁,颇有些颜色。这女孩的爸爸是姓阎的,他是
很有艺术细胞。自小教得他的女儿呀,对了,忘了说了啊他的女儿叫做
闫惜娇,对,把她教会了唱小曲。哎呦,唱的好,人家美声,通俗,都
能唱。这三口人吧,就因为到山东来投奔一个官人没找着,不知道那人
哪去了,就流落在郓城县。不想咱这小地方的人,没这欣赏水平。人家
就想唱唱小曲,没人听,因此呢,就不能过活了,昨天,他们家那户主
还得了流行病,禽流感,死了,人都没钱埋。哎呀,您说这阎婆没辙,
可就找着我了。就央求让我赶紧给他做个媒吧。把他女儿嫁出去吧。赶
紧的把他这个父亲给埋葬了。我就跟他说了,我说‘ 那里有这样的
好事?’你想嫁人就得有想娶她,这不正着急的吗,哎呦就看您从前面
路过了,您是谁,您是是及时雨呀,对不对啊,算他的命好啊,得了,
宋押司您呐大仁大义,您赏她一口棺材得了。”
宋江听完了这番话,想都不待想的:“哦,这么回事啊。好吧,你
们两个跟我来,到哪去了,去到巷口酒店之中,借笔砚我写个帖子,你
就去县东陈三郎家,取口棺材。”慢点,慢点,您慢点说那位就说了,
怎么您这说的有问题啊,说那会可没有支票呀。他怎么能写个帖子就能
管用,刚才咱不是说了吗,在郓城县那宋江是很有知名度,对别人写没
用,宋江写几个字就管用。
这俩婆娘没想到,这事这么快就解决了。这个及时雨也太及时啦。
正要拜谢,宋江就又说:“棺材是就有了,这个埋人的钱有吗?没
有吧,好吧,我再与你银子十两,做发丧的钱。”
这阎老婆字说话这声音都哆嗦了:“您就是我重生的父母,再造的
爹娘,说我来生做驴做马,我也要报答押司。”这宋江就说了:“不要
如此。”随即从怀里取出一锭银子,递给了阎婆子。
说这事宋江遇见多了,给完了钱之后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,干嘛
去,喝酒去了。
可是宋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,他可没有想到,他万万没有想到,就
是他做的这件乐善好施的好事,确引发了一件震惊朝廷的血案,而且这
件案子差点要了他的命,并且,改变了他后半生的命运。
长话短说,说这阎老太婆拿了帖子就来到了县东街的陈三郎家,取
了这么一具棺材,回家就发送了老公,人家还剩下五六两,这娘儿
两个,就攒着准备把它当盘缠回家了。
说要走之前啦,人家得来谢谢恩人啦,说这天这阎婆子就来谢
宋江,这么东打听西打听就打听到了宋江的住处,可是没见着,没见着
是没见着,可是这阎婆很细心的而且很有心,他回来之后就又找这个给
她引荐的这个王婆,他就说:“我到宋押司的住处去道谢拉”“呃,应
该。”“说我就准备做啦,”“好咧,好咧。”“也谢谢您”“甭谢,
甭谢。”正要走啊,这闫婆子又说了:“我想问一件事合适吗?”
“说”我没见到宋押司的屋子里有女人,他曾经有过娘子吗?”
这王婆就说了:“哎呦,您还真问着了,我呀,也是只听说这个宋
押司家住在宋家村,也没有听见人说他有娘子。而且他在这县里面做押
司,那就是客居。怎么啦?”
阎婆就说:“说,你看看啊,你看我这个女儿是吧,你也见过,长
得还是,模样还是挺俊的,而且他还会唱曲儿,特别会讨男人喜欢。我
这个小孩啊,在东京的时候,常去行院人家串门,而且在那啊,还学了
很多这个吹拉弹唱的功夫。当时就走走穴什么的。”王婆就问了,说什
么是行院啦,行院就是妓院,这闫婆子就接着说了,说当时啊,就有几
个很有实力的老板,说干房地产的,跟我谈过想包她,只因我们老两口
儿,想了想没人养老,把她嫁出去,她还小,当时就没答应。你想这不
把我们女儿给耽误了吗。现如今想找,哪里找这好事啊?哎,我看我看
这个宋押司倒是个挺痛快的人,如果他要是有意思,我到是情愿把我们
那个孩子闫惜娇,那娇娇就许配给他做外室也行。”
说什么叫外室呢,外室就是没有合法婚姻手续,与非婚男人以夫妻
关系居住和生活的女人,被称作某某男人的‘外室’。
咱们必须说明,这个‘外室’的这个讲法历史很久远的,可不是现
在才说的,它可以从六十多年前就开始追溯了,往前追溯,为什么呢,
因为那个时候,允许一夫多妻,男人在外边找女人过日子,六十多年前
不是违法事情,又因为那个时候男尊女卑,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属品,男
人婚外家里的女人被冠以‘外室’,其实就是对男人这个做法的变相化
的默许了认可了,那么作为‘外室’的这个女人那地位是很低的,尤其
是在大家族里那上不得台面。那么有了婚姻法的这个半个多世纪以来,
婚外有家那就是重婚罪。这种同居关系中的女人就是‘第三者’‘小三
儿’了,‘所以这个外室’的说法那也就下课了。
这个阎婆子接着就对王婆说:“你看哪,那宋押司虽然没那些个企
业家有钱,可是要做他的室不就能解决眼前的这个困难那。至少是有地
吃有地住了,对不对,再说了,再说了,人家不也是官吗?咱有了
权还怕没钱吗。我知道他是公务员,虽说人家是公务员,我们是东漂,
从地位上有点配不上,可我们家娇娇年轻,漂亮。再说了,他白得一个
大闺女伺候他,多好 的事啊,我们安身立了命,这是双赢啊。王婆一边
听一边就想了,“哎呦,您瞧哎,就这首都来的就不一样,您瞧这嘴多
能说,比我还能说。她心里这么一盘算,这事呀,还真值得一说,真要
是把这个事说成了,就凭宋江这人这么大方,少不了我的银子啊。
所以,王婆子就答应了,第二天就来见到了宋江,就把这件事情给
说了。
字体大小  T | T
评分?当前  0.0
  • 1
  • 3
  • 5
  • 8
  • 10
打分
郓城血案
《郓城血案》是著名演播艺术家艾宝良播讲的一部经典作品,讲述了梁山一百单八将之首----宋江的故事。

最近更新

bet007足球即时比分球探网